《至爱之囚》小说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大结局免费

第十一章:在蓝魇房间醒来

“凉秋,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下贱至极的样子!”

我不想看刘昊天,我挣扎着想要离开,但刘昊天的手就像生铁,让我动弹不了半分,他一把捏过我的脸,让我不得不面对他,但我被迫抬头的瞬间,我的心就被长长的刀子痛了一刀。


刘昊天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轻蔑,厌恶,就像在看一个刚刚从男人chuang上爬下来的女人,可是我不是,我想要向他解释,我没有爬任何男人的chuang,可所有的语言卡在我的喉咙,被撕碎在刘昊天厌恶我的眼神之中。

刘昊天捏着我的下巴,一点点逼近我,他漆黑的眼眸几近和我的眼睛相碰,他就这样盯着我,在我耳边一字一字吐出:“看你这幅贱样子,刚才的男人还没满足你吗,你还要去赶下一个场子!”

我就那么看着他,心脏窒息般的疼痛着,这一瞬间,千万种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

似乎一次又一次我跟刘昊天的见面,都变成了一次又一次更多的疏离和厌恶。

当初,当初是怎么样的呢,我第一次见刘昊天是怎么样的,这四年之间相处时又是怎么样的,点点滴滴如电影般浮现在我的脑海,却犹如亿万跟长针一下下扎着我。

当初,刘昊天虽不曾喜欢过我半分,但对我还是有最基本的温柔和尊重的,可是现在呢,短短几天,物是人非。

悲凉在我的心里疯狂弥漫着,还有沉重到无法承受的想念,是的,我很想念刘昊天,即便,他就在我的眼前。

“昊天,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跟以前一样!”我伸出手,想要拥抱他,我累了,我不想跟刘昊天争锋相对,更不想他误会我半分,因为,我明明是那么的深爱着这个人啊。

啪!

我的手还没触碰到刘昊天的衣角,被厌恶的一把打落。

清脆的响声在这一刹那,镇痛了我的心房。

“凉秋,我嫌你恶心,你就继续去爬男人的chuang吧!”刘昊天转身离开,连一个冰冷的眼神都不给我。

我依靠在墙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就像被迫上岸的鱼,奄奄一息,难受,太难受了,我想哭,可我哭不出来:“刘昊天,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凭什么!”我对着刘昊天的背影大喊,但刘昊天恍若未闻,径直离开了。

“凭什么,凭什么你总是污蔑我,至少也要有证据啊!”我呢喃着,我突然很痛恨刘昊天,为什么在没有任何证据下就这样看我,这样辱骂我,为什么!

我根本来不及愤怒和悲伤,酒劲好像凶猛的巨浪,瞬间涌了上来,将我吞噬,我的身体一下子没了丝毫的力气,连墙也扶不住,直直往地上倒去,而我的眼皮千斤之重,就在我要闭上的最后,我模糊的看见有个光头抱起了我。

强烈的睡意席卷着我,而我的身体和大脑也都不受控制,但最后一丝理智强撑着我,我不敢睡,这里是夜总会啊,而现在正是个陌生男人抱着我,我想要挣扎着离开男人的怀抱,但天知道,我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男人似乎是将我抱回了房间,放在了沙发上。

“凉小姐,您放心,凉秋已经被我下了迷药,还喝了酒,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现在就跟死猪一样躺在沙发上!”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接起大声道。

我模糊的意识却被男人的话生生的惊醒了一半,下迷药!

我这才猛然想起,刚刚抱我进来的是个光头,不正是今天晚上特意点我陪酒的客人啊。原本的奇怪之处瞬间解开了,原本我今天第一天上班,不应该有客人就点我的名,原来是凉莹莹在捣鬼。

凉小姐,这个世界上恨不得我死的凉小姐除了凉莹莹还有谁。

“放心放心,凉小姐,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好好的操

她,把你要的录像拍得绝对的精彩绝伦!”

这下子,我整个人都被吓清醒了,原来这个光头男人是凉莹莹找来迷女

干我,并给我拍录像的,愤怒狠狠的燃烧着我,这一切,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属于她的,她是高高在上,生活优越的公主,而我是人人厌恶的乞丐,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竟还不放过我,到底要把我怎么样,才能甘心。

但,现在根本不是痛恨凉莹莹的时候,我必须想办法逃走,我偷偷的眯开眼睛,光头已经打完电话,站了起来,我心猛然一惊,本能的要大喊,但光头咒骂了一声:“妈的,肚子好疼不疼现在疼,真尼玛不是时候!”骂着打开门去上厕所了。

我慌忙要起身,但我身上根本没有力气,我只能喊人来帮忙,但我出声,那声音跟蚊子一般,我这时异常庆幸我刚才没有喊,我要是刚才喊了,不仅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而且打草惊蛇。

我不敢停留,既然无法求救外面的人,我咬着牙一点点往外爬,但不得不说,这迷药的效果真强,我整个身体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可我根本不敢怠慢,拼命的往外爬,一直到我爬出了房间很远,我才勉强有些放下心来。

我原本想求救的,但不曾想,走廊上竟没有人。

“你个贱女人居然逃出来了!”突然,身后响起了光头的声音。

我大慌,在惊吓之下,我竟勉强的起身扶着墙跑了起来,这大概就是人在绝境面前的爆发力。

“我看你往哪里跑!”光头追上来,轻而易举的离我越来越近。

我吓的一边大喊救命,一边拼尽全力跑,突然,我看见前面有个房间的门是微微打开的,我咬牙往那房间跑去,如果房间里有人我可以求救,就算没有人,那我就把门锁起来。

我这般想着,打开门的瞬间立刻将门反锁上,在爆发力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身后的光头刚要上前,但看见房间上的数字时,蓦然露出惊恐的表情,慌忙转身就离开。

我靠在门上大口的喘气,没有听见踹门声,我才放下了大半的心,看样子那光头是怕里面有客人,也不敢放肆了。

这般想着,我回过身,但整个人狠狠的僵硬住了。

房间里的光线昏暗,并弥漫着阴冷的气息,而大chuang上竟有一个女人,女人浑身赤

裸,正被一道道的绳子紧紧勒绑着,半吊在chuang上,如同祭品一般。

我刚要尖叫,却见窗户边的阴影处缓缓的出来一道人影,抬起头看着我,一双眼睛如血般艳红。


第十二章:难道我和蓝魇


是——蓝魇!

恐惧瞬间笼罩我,我本能的就要逃,但我的身体竟再也使不上一丝力气,看来药效已经完全发作,加上刚才我拼命逃离光头,早已经没有任何余力,容不得我再想,眼前蓦然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我按着太阳穴环顾四周,只见房间里的装修昂贵而奢华,每一件物品的摆放也非常的讲究,而我自己正躺在一张雪白的大chuang上。

昨晚最后的记忆蓦然浮现上来,我受惊的跳了起来。可我看着我自己的身体,狠狠的僵硬住了,只见我的身体此时此刻竟——一丝不挂!

思绪瞬间混乱不堪,昨晚我为了躲避光头而慌不择路的闯进了蓝魇的房间,虽然昨晚光线昏暗,我又在酒精和药的双重作用下意识模糊,但我很确定,这个房间就是蓝魇的房间,我看见的那个男人绝对就是蓝魇。

昨晚难道我和蓝魇——

本能的一双艳红如血的眼睛浮现在脑海,将我惊出一背的冷汗,我什么都不敢想,赶紧捡起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穿好,离开。

我怕下一秒蓝魇就回来了!

我和蓝魇虽然根本没有接触过,连一个字也没有说过,但他就像一个残忍变

态的恶魔一般存在于我的心里,我是害怕他的。

啪!

我刚开门,迎面而来一个巴掌,打得我脸颊火辣辣的疼。我一愣,就见一个身材高挑,前后凹凸有致的漂亮女人正愤怒的看着我,我一下就认出了她,这个女人就是昨晚被绑在蓝魇chuang上,一丝不挂的女人。

“凉秋,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居然敢公然爬蓝少的chuang!”女人说着扬起手又要一个巴掌打下来。

我一把捏住她的手:“我没有!”一早上醒来就莫名被打,我很不舒服。

女人冷笑:“没有?昨天晚上蓄意闯进蓝少的房间,又装昏倒,不就是要勾

引蓝少吗,居然还敢不要脸的说没有!”

“昨天晚上我跟蓝少?”我迟疑的开口,知道昨晚经过的人估计只有她了,虽然我害怕蓝魇,但我还是很想知道昨晚我跟蓝魇有没有发生什么。

女人猛然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直接往墙上撞:“你个下贱女表字,来的时候装的一幅清高的样子,居然敢跟我——韩雅雅抢男人,我告诉你,蓝少是我的,蓝少只能是我的,你这种下贱的女表字给我去死好了!”韩雅雅尖锐的指甲陷进我的头皮,抓着我的头发撞着墙。

身体被韩雅雅控制住了力道,我想要挣扎脱身,一时之间根本挣脱不了,头跟墙狠狠的撞击,让我原本就宿醉头疼的脑袋好像要裂开一般。

“大家快来看啊,凉秋这个贱



爬蓝少的chuang了,一早上光着身体就出来了!”韩雅雅一边高喊着,一边就来撕我的衣服,我竭力反抗着,但左肩的衣服还是被她撕裂了,原本披散着的长发也被她糟蹋的糟乱不堪,就跟被人刚刚折磨完似的。

原本在休息的小姐们一听喊声,都闻声过来看好戏,韩雅雅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居高临下道:“看看啊,这个贱货进来的时候还装清高,看不起我们,结果第一个晚上就爬蓝少的chuang,大清早的就被蓝少哄出来了!”

“韩雅雅,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起身,厉声警告。

韩雅雅叉腰,仗着比我高嘲讽的睥睨我:“我胡说八道?凉秋你看看你现在这一副刚被男人上完的贱样,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就是,这衣服都还没穿利索,屁股都没擦干净!”

“我还记得这第一天也不知道是谁,还特别清高的扭头就走了,结果隔天就来上班了,第一个晚上就爬男人的chuang了!”周围看好戏的小姐们议论纷纷。

我的脸火辣辣的烫,这一辈子,我从来没有被人这般说过,还是像个小丑一般这样指手画脚的嘲笑,最嘲讽的是,她们说的话,有一半我竟无法反驳。

“一大早的就开始八卦了,是不是精力太旺盛了!”突然,李姐走过来,凌厉的扫了眼小姐们:“还不散了!”

小姐们这才赶紧散场,只是散场时,我听见她们说:“凉秋这个下贱得女人爬了蓝少的chuang,居然没有被蓝少玩残!”

韩雅雅恶狠狠的瞪了我眼,不甘心的也离开了,我刚要向李姐道谢,李姐只是古怪的扫视了我一圈,也离开了。

我:“”

“凉秋,你没事吧?”等人都走光了,夏天从角落里跳出来关心我。

我摇头,表示没事。

夏天调皮对我笑:“你看我聪明不,要不是我给你搬来李姐,就你啊,早就被韩雅雅吃的骨头渣渣也不剩下了!”

“谢谢你!”我真诚道谢,我还在想李姐怎么就来的这么及时。

“你初来乍到,以后小心点,韩雅雅那就是个疯子,她爱慕蓝少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想方设法爬蓝少的chuang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夏天道。

我诧异:“她居然爱慕蓝少,还想尽办法爬蓝少的chuang,她就不怕被玩残了?”

夏天对我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我们夜色里上千个女人,哪个不爱慕蓝少,蓝少又妖孽又有钱,谁不喜欢啊!“夏天说着,双眼冒桃心。

我瞬间哑然。

“但很多人没有韩雅雅那么疯狂,爱慕归爱慕,但还是很怕死的,比如我!”夏天撇撇嘴。

我:“”

“不过凉秋,你,怎么一点事情也没有啊?”夏天上下检查我的身体:“我跟你说,任何一个女人上了蓝少的chuang,绝对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离开,绝对不可能的,你,是不是上错chuang了?”

“我还有事情!”我拉开夏天的手,没有解释就离开了,何况,昨晚的事情我自己都不清楚,又如何解释。

但有一件事情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凉莹莹找人强上我,这一笔帐,我一定要讨回来。

我进凉家的时候,凉莹莹正穿着一身粉色的鱼尾裙,尾部的裙摆如鲜花般绽放在地上,而她的头上带着一个镶满钻石的公主皇冠,而刘昊天就在她的身边,正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正在试穿订婚宴上的礼服。

痛苦,愤怒,在我的胸口熊熊燃烧着,我冲上去,一把扯下凉莹莹头上的皇冠,抓着她的长发,骑在她的身上疯狂的撕裂着她身上的礼服。

凭什么?

凭什么,这个虚伪的,蛇蝎心肠的女人能在这里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跟我最心爱的男人站在这里讨论未来,就是因为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昨晚差点就被光头强上,还拍下了视频,也是因为这个女人,我误入了蓝魇的房间,要不是运气好,今天早上我醒过来的那一刻,我可能就已经是残疾了。

我要是残疾了,那小宇怎么办?


推荐阅读指数:★★★★★

《至爱之囚》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至爱之囚》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至爱之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ggteach.com/?id=1669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