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枭雄》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妹妹出事
“啥玩意?”

张东虎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怒反笑。

这话从洪伟嘴里说出来,简直可笑之极。

“拿一堆破纸,想吓唬谁呢?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会被你这煞笔唬住?”

“老子一个电话,就能像踩扁一只蚂蚁一样踩扁你,你信不?”

张东虎有些恼怒,他可是有背景的人,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洪伟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邪魅,“哦?是吗?”

下一秒,洪伟如一道黑影般冲向张东虎。

砰砰!

洪伟出手了,铁拳直接朝张东虎脸颊猛砸,破碎的咔嚓响声响起,张东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打倒在地,痛苦哀嚎起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低头!”

洪伟不管张东虎有多大的能量,他只知道,张东虎让自己生气了。

生气,那张东虎就得付出代价。

惨痛的代价!

咔咔咔!

“我的手指!”

张东虎痛不欲生惨叫,听得人起鸡皮疙瘩。

十根手指头,被洪伟一下废了,十指连心,剧烈难忍的疼痛让张东虎几近昏厥。

刚还叫嚣要教训洪伟的人,全部愣住不敢上前。

一旁的庄萍看到这一切,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

这……

这个人,还是三年前那单纯的愣头青吗?

为什么三年后,他变得如此可怕?

地上,痛不欲生的张东虎,终于再也无法坚持昏厥过去。

“钱是真钱,拿去当医疗费吧。”

洪伟拍了拍手,摇了摇头,扭头瞥向吓瘫的庄萍。

“你老公是有钱,但,现在的我更有钱。”

他眼神犀利,一字一顿,“钱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只是一行数字。”

面对他曾爱得无法自拔的女人,洪伟突然笑了。

她永远不会知道,拒绝自己,失去了什么。

如今,两个人早已经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又何必伤心和留恋?

说起来,他还得感谢庄萍,要不是被他们陷害进了里面,他也没机会在里面认识白须老者,不认识白须老者,他就没办法得到他惊天的财富。

这巧合的一切,只能归功于命运的安排。

这一次强势回归,他早已今非昔比。

他是带着白须老者的嘱托出来的,白须老者让他出来找一个女人,救那女人的命。

……

离开婚宴现场,洪伟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三年前,家里除了他,还有父母和妹妹,一家四口挤在出租屋里,日子虽然艰苦,但很快乐。

在得知他被判三年后,母亲受了刺激心脏病发作没顶住,直接走了。

母亲走后一个月,在工地上班的父亲为了救人出了意外,把腿给摔断了。

读大学的妹妹,毫无准备就成了家里唯一的支撑,休学出来赚钱养家。

想到这,洪伟眼眶有些湿润,小静,哥亏欠你太多了。

洪伟坐12路公交车前往石鼓路,去找自己的妹妹洪小静。

“请问一下,卖珍珠奶茶的洪小静在哪里?”

到了石鼓路,洪伟问一手抓饼摊位的摊主。

“你是她什么人?”

那摊主有些意外,洪小静温柔清纯,人称“奶茶西施”,很多人追求她。

只是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追她,不知道她是昆哥看上的女人?

“她是我妹妹。”

洪伟解释道。

“她哥?”摊主诧异,多半是为了追求她的人,在这边胡诌,这个人没被教训吗?

“你趁早打消这念头吧!别打洪小静的主意了,要不然你会倒大霉的,她是昆哥的女人。”

摊主小声提醒起来。

昆哥?

听起来不像好人,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前面聚集了不少人,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给脸不要脸,老子对你这么真心,到现在还在拒绝老子?”

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脖子挂着大金链子,恶狠狠推搡一个年轻的女人。

女人面前的奶茶摊被踹倒在地,一片狼藉。

“得罪老子能有你好过的?不和老子去如家,老子当众把你头发剪了,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光头的模样!”

横肉男骂完,身后一名刺猬头杀马特接着骂:“多少女人主动求着昆哥,偏偏你不识抬举!以为自己还是女大学生?都在路边摆摊了,还装个什么纯洁?”

洪小静吓得浑身发颤,强烈的恐惧感,让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流。

昆哥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对她产生了兴趣,一次次来欺负她。

这一次,她刚出摊,昆哥就带人过来,出言恐吓她,还要拉她去如家。

内向的她吓得六神无主,脑袋一片空白。

围观的人不少,但没人敢管,看到昆哥和他的人,谁都忌惮三分。

“什么事?”

就在这时,石鼓路物管经理杨经理挤开人群问了一句,但看到是昆哥带人在这边,他秒怂。

“洪小静,还想不想干了?在石鼓路搞事,得罪了昆哥,你这是一颗老鼠屎坏了我们整锅粥啊!”

他不分青红皂白就说:“还不快点和昆哥道歉?”

说完,他扭头对着昆哥点头哈腰,一脸掐媚:“昆哥,这妹子不懂规矩,我早就想把她轰走,不让她在这里摆了。”

杨经理落井下石的样子,活脱脱就是狗腿子。

“不,求求你……”洪小静慌了,摆不了摊,那她就没收入,没收入这个家就垮了。

着急之下,她跪在了杨经理面前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却被杨经理一脚踹翻在地:“干什么?老子可不吃你装可怜这套!”

为了这女人得罪昆哥,他杨经理又不是傻!

“摆什么破摊?只要跟了老子,保证你每天都吃香喝辣。”

昆哥抓住洪小静的手,要把她强行掳走,却遭到她强烈的反抗。

这下子,昆哥彻底恼怒了。

他用皮鞋踩在洪小静的头上,恶狠狠威胁:“今天你去得去,不去也得去,要不然老子就派人把你那瘸子老爸的另一条腿也给打瘸了!”

洪小静吓得崩溃大哭。

一旁的杀马特一拥而上控制了她,要强行把她塞进商务车掳走。

“去之前,先让老子抓一把……”

说完,昆哥一双贪-婪的大手,伸向了洪小静的衣-领口。
第3章 上门讨债
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人群里突然飞出一块石头,精准砸在昆哥头上,他瞬间眼前一黑。

“哎呦,是哪个混球敢砸老子?”

昆哥捂着后脑勺,一边哀嚎一边转过身去,瞪大双眼四处寻找是谁干的。

“我!”

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洪伟挤开人群,缓步上前。

哇!

四周一阵惊叹声,这个人不要命了?竟然敢管昆哥的闲事?

“哥!”

洪小静一眼认出那是她哥,她冲向洪伟失声痛哭。

“给老子教训这狗杂碎!”

昆哥气急败坏怒吼,在这一带,还从来没人敢得罪自己,今天,他要好好教训这个杂碎。

三个昆哥的手下,朝着洪伟欺身上前。

“哥,快跑!”

洪小静怕洪伟吃亏,竟挡在他前面,让他跑。

“你们两个,谁也跑不了!”昆哥怒吼,四周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暗中替兄妹俩担心。

“住手!”

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从人群外面响起,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手中握住一串佛珠的年轻男人,走到跟前。

他的身后跟着三十多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这……这不是高少吗?”

“他可是高家新的继承人,一句话就能让云城抖上三抖,谁惹他谁倒大霉。”

高伟霆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沸腾了。

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出现在学生街这种闹市?

“洪哥,终于找到你了。”

高伟霆径直走到洪伟面前,毕恭毕敬,“我去接你出来,没想到你提前出来了,扑了个空,还好在这边找到了。”

说完,高伟霆紧紧握住了洪伟的手。

“高少喊这个人什么……哥?”

高伟霆对洪伟的态度,让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身旁的洪小静更是茫然失措,她哥哥什么时候认识这种大人物?

“有事急着办,所以没等你。”

洪伟笑了一下:“这碰到点事情,正在解决。”

“洪哥,我来解决。”

高伟霆一个眼色,他的人立刻上前问了具体情况,这一问,顿时高伟霆就火了,敢找洪哥妹妹的麻烦,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昆哥?”

高伟霆目光阴沉,走到早已吓得浑身筛糠般发颤的昆哥面前,“你是大疤刘的弟弟?”

他瞪大了双眼:“知道你哥在我面前,都得跪着说话吗?啊?!”

扑通!

昆哥双膝跪地,裤子里一热,直接吓尿了。

他怎么能想到,只是想上一个摆摊的女人,竟然牵扯到高少头上?

“高少,饶命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废了他!”

高伟霆面无表情就像个面瘫,一声令下,身后的人一拥而上。

“高少,求求您放过我……”话说一半,昆哥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接下来,他只能惨叫。

咔嚓!

十秒钟之内,昆哥被成了一个废人,他的人也同样遭了殃,被打到爹妈都不认识。

“哥,要不然……算了。”

洪小静害怕被报复,惹了他们,以后在石鼓路是没办法摆摊了。

“不能算了!!”

洪伟双眼迸发可怕寒意。

谁敢欺负自己妹妹,要让他终生后悔。

欺负自己,他可以一笑而过,但欺负自己妹妹,绝对不行!

“哥……”

洪小静一脸震惊,哥哥不一样了,变得她都有些陌生了。

“洪哥,你说的对!”高伟霆转动手中的佛珠。

“磕头有用的话,这世界就太平了。”高伟霆目光深邃,脑海里浮现了一副画面,监仓里,他像一条狗一样,屈辱跪在五个凶神恶煞的壮汉面前,不断磕头求饶,但,他们根本没饶了自己。

啊!

昆哥手下的惨叫,把他拉回了现实。

“洪哥,事情已经解决。走,我已经安排了接风宴。”

洪伟却没动,他紧紧盯着人群里的一道身影。

刚才这个人极度嚣张,助纣为虐,踹了妹妹一脚,还让她滚出石鼓路。

洪伟指着那人暴喝一声:“抓住他!”

四五个壮汉一拥而上,把杨经理从人群里揪了出来。

洪伟走上前,阴沉一笑:“这么急着走,家里饭做好了?”

洪伟走上前,“呸”得一声:“刚才你踹了我妹一脚,现在我得百倍地还给你。”

杨经理吓破胆了,昆哥等人被虐,他可是亲眼看到。

“洪哥,求求您饶了我,我不是人……”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洪伟的铁拳突然动了。

下一秒,杨经理应声倒地不起,痛苦哀嚎,得到应有的报应……

“让你哥大疤刘亲自上门找我解决,否则我会让你们所有人永远消失!”

高伟霆凑到虚弱的昆哥耳边,丢下一句话。

“知……知道了……”昆哥奄奄一息点头。

石鼓路出口,停着一辆玛莎拉蒂。

高伟霆打开车门,要带兄妹二人去酒店举行接风宴:“洪哥,酒席我都准备好了。”

洪伟对他的恩情,他这辈子永远都还不了。

要不是洪伟在监仓里救了他的命,他此时早已经不在人世间。

“高少,能不能明天?我刚回来,得先回家看下我父亲。”

洪伟面露难色,他还得去给母亲上坟。

“行!洪哥,那就明天!”

虽然接风宴早已准备好,但高伟霆二话不说,直接遵从洪伟的意思。

高伟霆带人离开后,洪伟和妹妹走在路上,两个人沉默好久。

洪小静到现在都没回过神。

她甚至偷偷瞟了两眼,以确定身边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哥哥。

千真万确,就是他。

但,他怎么会认识高少这种大人物?

洪小静欲言又止,她是个腼腆内向的人,到头来也没有开口问。

十五分钟后。

“哥,到家了。”

洪小静指着一处垃圾堆旁的铁皮屋说。

铁皮屋四处散发着臭烘烘的气味,苍蝇蚊子到处乱飞,脏兮兮的。

“小静,你和爸怎么住这里?”洪伟心头一紧,他们原本虽然没钱,但起码租在城中村,也很热闹,这里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偏僻地仿佛是与世隔绝一样。

看到门口那堆分了类的垃圾,洪伟眼眶一热,父亲在捡垃圾?

“这里比较清静,没那么吵……”

洪小静眼神慌乱,声音和蚊子一样小,她不想让哥哥伤心,找了一个牵强的理由。

紧接着,她带洪伟往铁皮屋门口走过去。

洪伟没有再问,

因为,他什么都明白了,

这三年,父亲和妹妹过得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

两人刚走到门口,铁皮屋里就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伴随着一阵大骂声,“老家伙,今个儿不把剩下的十五万还了,哥几个一把火烧了你这猪窝!”

“爸!”

洪小静突然意识到什么,手里买的菜,瞬间全掉在地上。

她慌乱跑进铁皮屋里……
第4章 忍无可忍
洪伟愣了一下,捡起地上的菜,紧随其后也赶紧进去。

“老家伙,你当我们说的话是放屁对吧?”

一进入凌乱不堪的铁皮屋里,洪伟就看到洪小静用身体护着瘦弱苍老的父亲,被三个男人包围着。

“洪土生,你摔断腿就算了,还把我们金总的金表给摔坏了。知道那金表哪里买的,要多少钱不?”

“那可是国外买的,纯手工制作,五年才做成的。今个儿不把十五万赔款拿出来,今天把你女儿带走!”

一个右耳挂着耳坠的男人,不断叫嚣。

看到这一幕,洪伟怒发冲冠。

他直接冲了上去,只一下,耳坠男就再也没办法再嚣张,其他两人刚回头,就被洪伟一人一拳给轰倒在地上。

“滚!”

洪伟怒目圆瞪,一股骇人的气势弥漫开来,吓得三人忘记了疼痛,屁滚尿流逃了出去。

“爸,小静,你们没事吧?”

洪伟眼眶一热,连忙把父亲和妹妹搀扶起来,心如刀绞般难受。

举目四望,铁皮屋里,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阿伟?”

洪土生抬头一瞬间看到站在眼前的儿子,双眼发光,嘴角激动到发颤,欲言又止。

但,那只是一刹那,转瞬即逝后,他的脸变成了一张臭脸,眼神满是怒其不争。

他扭过头去,不再多看洪伟一眼。

儿子因为女人进去三年!

老伴受不了打击,心脏病发作直接走了。

每想起这些事,洪土生就恨不得把洪伟抓起来揍一顿。

他虽然老了,但脾气还是和年轻一样犟。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伟没想到,父亲突然抄起扫把,恶狠狠要赶他出去:“你谁啊你?”

“谁让你进来的!”

“这里不欢迎你。”

因为太过激动,洪土生的瘸腿踩在地上,重重摔在了地上。

他哎呀地叫了一声,疼的牙齿直打颤。

看到父亲瘸了的右腿,洪伟眼眶一热,差点哭出来。

三年前进去时,父亲的脚还好好的,现在再次见到他,却已经……

他伸出手要把父亲搀扶起来,却被父亲狠狠甩开:“我让你扶了?马上滚出去!”

洪伟愣在了原地,他知道,这三年来的事情,一定彻底伤了父亲的心。

“小静,你扶我起来。”

洪小静把洪土生搀扶到床上,洪土生反指着她骂骂咧咧起来,谁让你把这个人领回家的,我同意了吗?

“爸,哥他刚回来……”

洪小静刚想解释,就被粗暴打断,“这个人,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放他进来。”

“爸!”

洪小静一脸为难,屋内的气氛,十分僵硬。

“爸,对不起。”洪伟哽咽了一声,低着头。

洪土生仿佛没听到,脸瞥向另一边下了床,一瘸一拐走进里屋。

“还愣着干什么?老子肚子饿了,快去做饭!记住了,煮我和你两个人的饭就可以,不准多煮一粒米。”

砰!

房门重重一甩关上了。

“哥,爸就是这个脾气,你也知道。”洪小静连忙安慰起来,洪伟“嗯”了一声,随即脸色凝重起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仅仅过去三年,只有五十多岁的父亲,却苍老地像个七八十的老头,让人心疼。

哎!

洪小静叹息一声,“哥,这一切事情,都是那个姓金的胖子害的。”

说着说着,洪小静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妈刚走一个月,爸在姓金的工地干活,姓金的去工地视察,一辆叉车发生故障失控冲向他,爸把他推开救了他一命,自己却被叉车撞坏了腿,然后……”

“姓金的不给爸出钱,让爸错过了恢复期,变成现在这样子。完了,他还要咱们赔钱,说爸推了他那一下,把他的名表给摔坏了,说什么那是江……诗什么顿机械表,很贵,要五十万。”

“姓金的不断要我们赔钱,实在,实在没办法了,爸怕姓金的把我怎么样,就妥协了。他把老家的房子给转手了,也只拿到三十万。我开始赚钱后,又陆陆续续还了五万,现在还欠着十五万。”

“爸腿受伤了干不了活,每个月也需要吃药的费用,他就捡些垃圾换钱。我说我养家就可以,他就骂我,他很固执,我拧不过只好让他捡垃圾了……”

说到一半,洪小静哽咽不已,说不下去了。

嗒嗒!

洪伟听到这番话,眼泪再也忍不住往下流,浑身气到剧烈颤抖!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姓金的简直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父亲救了他的命,他却恩将仇报,不帮父亲治腿就算了,反而借机敲诈父亲五十万,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洪伟双拳握紧喀吱作响,双眼喷出愤怒火光。

他发誓一定要让金胖子万劫不复,当即离家去金胖子公司找他算账。

却不料扑了个空,因为手下吃了亏,金胖子同一时间也带着人,来洪家进行报复。

洪伟离开二十分钟后,铁皮屋外突然响起一阵怒骂声:

“洪土生,你个老家伙,敢动老子的人,老子今天把你另一条腿也打折,再当着你面,让你女儿好好伺候我!”

随后,一伙杀气腾腾的壮汉,踹门猛冲了进来。

一共有十几个人。

为首的,正是那丧尽天良的金胖子!!

“踏马得,把老家伙控制起来。老子要当着他的面祸害他女儿!”金胖子贪婪的双眼看向清纯的洪小静。

他的人立刻上前,把洪土生打趴在地,把洪小静强行拖到金胖子身前,跪了下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铁血枭雄》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铁血枭雄》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铁血枭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ggteach.com/?id=1685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