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军霸》都市异能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宁惹阎王莫惹兵王
夕阳时分,华夏南沙诸岛的海域上,蔚蓝的大海,一改往日凶悍,如镜一般平静的海面上,投射出一个直升飞机倒影。

万丈高空的直升飞机螺旋桨发出“哒哒哒”的旋转声,飞机上一个身着军装的女子,探出半个身躯。

一头秀发在海风中张扬,任何人看到这张秀美的脸蛋,都无法静心欣赏她的琼鼻,薄唇,以及鼓囔囔的胸脯。

因为她的眼眸实在过于犀利,放佛能刺透人心般,让人无法与之对视,甚至在其身上稍作停留,都会遍体生寒。

一个小岛快速的在眼瞳中放大,女子攥紧了粉拳,眼眸中精光内敛,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咬着嘴唇,自从和那个男子一别,如今已经三年未见了吧。

你?还好么?

蒂格森环岛监狱,始建于1994年,监狱外围采用激光束,压力垫以及特种攻击犬设防,想要越狱难比登天,被称为亚洲最高度安全级别监狱,关押的均是亚洲范围内的超级重犯。

四米见方的狭小监牢内。

“第一万三千三百二十一!”

“第一万三千三百二十二!”

“……”

一个男子赤裸着上身,单指点地,绷直的身体和地面垂直,随着他的一呼一吸,身体上下起伏,一道道汗珠顺着精壮的肌肉流下。

兵王林凡,曾经因为杀了五名米国高级军官,被告上军事法庭,在诸多大佬的力保下,才没有被枪毙,但被终生监禁蒂格森环监狱。

在蒂森格环监狱岛的犯人,要遵循诸多规矩,但有一条规矩凌驾于所有规矩之上。

那就是宁惹阎王,莫惹兵王。

兵王特指林凡。

“哒哒哒!”

走廊传来皮鞋匝地的脚步声,不少犯人扒着铁窗望去。

一个身着蓝色制服的男子背着手巴漠然道,在他身后的是十名全副武装,带着防爆盾牌的监狱警卫。

“林凡,有人要见你!”

听到这个名字,男子单指向下一撑,轻飘飘的站起来,一头短发之下,脸庞清秀,眸子深邃锐利,并未被漫长的监狱生涯摩去锋芒,身高一米七左右,然而这些都不及他嘴角上扬流露出的一抹坏笑记忆深刻。

“竟然还有人记得我,我倒是好奇,到底是谁?”林凡不羁的笑着非常配合的走了出去。

一行人穿过幽深黑暗的走廊,在一间审问室前定了腿脚。

推门走入。

林凡首先迎上了一双熟悉犀利的杏眸,那张娇媚的脸上,一瞬间涌现出些许期待紧张兴奋种种情绪,以至于脸色红润香艳。

然后,林凡凝视着女子的肩章上的两杠两星,再次嘴角上扬,戏谑又不失感慨,想当年面前这个女人,不过是他屁股后面的黄毛丫头,没想到才短短三年,就已经晋身中校,能独当一面了。

“你变了!英男。”林凡面带微笑道,低沉的嗓音多了一份成熟的沧桑感。

张英男鼻尖一酸,她没想到林凡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她的情绪难以自控。

“你当初可是34B这才三年你就已经是34D了,我看好你哦。”

下一刻林凡的一脸坏笑,让张英男瞬间所有的感动化为虚无,果然,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正经。

“我没空跟你聊这个,我见你一次可是费了很大周折,希望你严肃一点,我有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特战大队第三军区司令钟道玄病重,他最后想见的人是你!”

林凡脸上不羁的笑容,随着这句话,渐渐凝固僵硬在脸上,眸子也渐渐失去光华,黯然的低头。

钟道玄是林凡的伯乐,当年在部队里因为得罪了高干子弟,备受打压,正是他全力举荐,给了林凡很多机会。

林凡也并未让他失望过,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华夏最神秘特种部队龙战的兵王。

林凡亲人早故,早就将钟道玄视为自己的爷爷,此时听到他重病,心里想无数根针扎一样,恨不得立刻长出翅膀飞到他老人家身边。

可是……

林凡犹豫的摇了摇头,捏紧了拳头,一时沉默不语。

张英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低声道:“林凡,钟老弥留之际,就是想再看你一眼,他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早就视你为孙子,医生说老人其实早就应该去了,之所以还能撑着,就是因为心愿未了,你真的甘心让他遗憾九泉么?我知道你关在监狱里,可是我更知道你有办法去见他一面!”

“我……”林凡刚说到这里,审问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为首的男子一头中分长发,西装革履阴冷的笑了笑道:“张中校你来探望犯人?还是鼓动犯人越狱的?请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林凡眯眼知道这个男子是监狱新上任的典狱长,钟老恩情重于泰山,如果连想见他一面的要求都无法满足,妄为人!

“典狱长我想出去办点事情,麻烦你通融一下,我保证办完事情之后,就立刻回来!”林凡眼神灼灼保证道。

听到林凡的话典狱长冷笑了一声,说:“林凡啊林凡,你以为你是谁?监狱是你家开的?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告诉你,这里我才是老大,给我押回去!”典狱长挥手命令道。

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卫队员走过来,想要把林凡架回去,然而却发现林凡宛若脚下生根了一般,两人使出了力气,也没有让他动弹分毫。

林凡嘴角向上浮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笑道:“典狱长你怕是不清楚,这里到底谁说了算?我原谅你初来乍到不懂蒂森环格监狱的规矩,但是如果你现在放我走,我愿意给你留一分情面。”

典狱长听到这里,气极反笑,一个在这里蹲了三年的犯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出如此滑稽之语,这里可是有将近一千的警卫军供他驱使,况且林凡手脚上还带着复合金属打造的手铐和脚镣。

他会怕林凡?开玩笑!

典狱长拍了拍林凡的脸,嚣张道:“林凡,我看不懂规矩的是你吧,我再重申一遍,这里我才是老大,一切都得听我的,既然他腿脚这么硬,就给他松一松!”

典狱长一声令下,十个警卫军举着防爆盾牌挥舞着手里的电棍冲了上来,林凡双臂一发力,道道青筋凸起,大喝一声,将脚镣和手铐挣断。

小腿微微弯曲,在短暂的蓄力后,毫无花哨的一击重拳,带着披靡之威,将为首冲的男子手中厚厚的防爆盾牌瞬间击碎。

“什么!这!”典狱长看到这里已经有些慌了,脸色发白,但还是自我安慰,高超的身手或许能在电光火石间应付一二,但更多的攻击还会落到他身上,就算是钢筋铁骨,也得给我砸成废铜烂铁!

数根电棍纷纷招呼向浩轩,张英男见此不由得为他紧张。

林凡面沉如井,轻轻一跃攀上头顶的吊灯,借此躲开攻击,趁着下落之际,脚尖勾着一个男子的脖子,借着下坠之势和强大的腰腹力量,硬是将一个二百多斤重的男子甩了出去,瞬间将身后的人纷纷压倒在地。

林凡神色从容,从这些警卫员身上踏过来到门口。

“林凡,蒂森格环监狱有42道运动防控钢门,就算插翅也飞不出去,你别挣扎了。”典狱长又气又紧张的说道。

林凡气定神闲的摇了摇中指道:“我说过,你给我面子我就会给你一分情面,但既然你不给我林凡面子,我就不客气了!”

林凡说完,下腰提气一记重拳,这个过程一气呵成,半米厚的混凝土浇筑的墙壁,本该如铁桶般牢不可破,然而在林凡一击之下,登时破出一个大洞,金色光线铺在林凡一脸坏笑的脸上。

“再见了亲爱的典狱长办完事我会回来的,还有你宝贝,回头见!”林凡向后一跃向张英男抛了个飞吻消失了。

张英男十分无语,她还真没想过林凡竟然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逃离监狱,尤其是最后那句宝贝,叫的她俏脸绯红。

典狱长扒着偌大的窟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犯人当着他的面逃脱,恐怕他这个典狱长的位置也做不长久了。

随即又把火气洒到林凡身上,迅速拿起电话狂暗了一通,冲着电话那头大喊:“给我通布出去,犯人林凡越狱逃离,即日起,进行全国通缉!”

此时,还不知道被通缉的。林凡孤身一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生疏的抽着二手劣质烟,不时的被呛得咳嗽几声,眼神沧桑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曾经贵为兵王,如今荣耀不再。

他至今记得当年因为被人陷害杀害了米国五位高级将领,中央高层震怒,共计十二名龙战战友大部分被遣散回乡各奔出路,如今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作为队长的林凡,因为一时鲁莽连累了战友,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这三年来他拼命训练肉体,就是为了让自己没有精力去顾及此事。

可是一旦夜深人静,愧疚还是会涌上心头,一点点的焚噬五内。

“妈的,我一定要手刃那个陷害我的杂碎!”

“不过现在,还是先去看看钟老要紧!”说完,熄灭的烟头掉落在地,一个坚毅的人影消失不见……
第二章 迎娶总裁
中海市。

毗邻外省的军区医院外,设计古朴的院落,栽种了诸多花草,大片的松柏苍绿滴翠,满院芬芳怡人。

青石板上是一张围棋棋盘,黑白子相互倾轧散落棋盘上,棋盘一角端放着紫砂壶,冒着蒸汽,此时在院落内四周隐蔽的角落,站着四个人影,悄无声息的保护着。

“首长喝药了!”一个年轻的小护士端着钢制的托盘,上面尽是一些药物。

端坐在棋盘面前的老者,叹了口气放下夹在指间的棋子,这时一道黑影急掠上墙垣,然后翻身跃入院内。

“有人!”

一声疾呼响起,贸然闯入的黑影尚未落地,就被四道黑影夹击。

“住手!”

一声苍老的呵斥声响起,四道人影站定,惊异的望向老者。

“吧嗒!”

老者因为激动双眼湿润,手里的水杯跌落在棋盘上,捧着药的手也在微微发抖,他目光慈祥的看着那个时隔了三年才再次见到的林凡。

“钟老!我来迟了!”林凡噗通一身跪在地上,双膝埋在潮湿的草间歉意道。

“傻孩子,说什么呢?快起来!”钟老快步走过来将林凡扶起来,握着他的手,仔细的端视,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般。

“你又长高了,长壮了,看起来似乎也成熟了,希望你不要像以前那么意气用事。”钟道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声音沙哑道。

林凡也十分愧疚,鼻尖一酸,三年前华夏最神秘的特种部队龙战和米国的特种部队联合绞杀中东恐怖势力,合作过程中,几个米国军官射杀平民引起林凡不满。

于是某个晚上林凡想趁机教训教训他们,谁知道一进入他们的营帐就发现他们已经死了,此时大队人马涌入将他抓了个正着。

林凡这时才反应过来,这件事彻头彻尾就是个陷阱,然后他上了军事法庭,要不是钟老到处求人力保,他早就命丧抢下。

从此之后,林凡就老老实实呆着监狱,因为他不想再给钟老惹麻烦,不然以他的实力,无人能困的住他。

刚说到这里,张英男小跑着进入院落,挥手让几个随从去外面候着,几步走过来,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喊道:“报告司令,任务圆满完成。”

“英男你这个丫头,没人的时候,别给我整这一套,快过来。”钟道玄一脸慈爱的挥了挥手道。

林凡看到钟老面有病色,却还有几分精神,摸了摸下巴,一拍大腿奇怪道:“不对啊,英男,你不是说钟老病重么?还弥留之际说想见我,你……”

张英男扑哧一声笑了笑,锐利的眸子狠狠瞪了林凡一眼道:“不这么说,你会这么快的出现在钟老面前么?笨蛋。”

“哎吆,你这个小丫头,连我都敢骗了,是不是小屁屁痒了啊?”林凡促狭的坏笑着,作势就要去打张英男的翘臀。

张英男急忙坐在钟老身边,挽着钟道玄的手臂撒娇道:“钟老,你看看他又打我屁股,他简直就是流氓,还兵王?呸。”

钟老大笑着,经常见两人拌嘴,早就司空见惯,笑骂道:“你看看你们两个,还有中校和兵王的样子么?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我虽然没到弥留的地步,却也是时日无多了,也就还能折腾两年,当然我叫你回来,除了想见见你这个臭小子,还有一件任务需要你小子去办。”钟道玄说到这里,忽地正色起来,沙哑的声音严肃的喊道:“林凡!”

听到这里,林凡“噌”的站起来“吧嗒”两腿合并,一个标准的敬礼,中气十足的喊道:“在!”

“我命令你今晚就赶到东海市,保护一个名叫钟若雪的女孩,她的详细资料我会给你,这次任务不同以往,你能完成这次任务吗?”

“啊,保护人?”张英男听了微微咋舌,寻思钟老这是在搞什么鬼,而且为了保护一个女孩,让林凡越狱回来,未免太过了。

“钟老你……”张英男低声说着,然而钟道玄并未理会。

林凡也有些懵,他可是越狱回来的,就为了保护一个女孩,正犹豫之际,钟道玄再次喊道:“这是命令!”

听到这四个字,林凡身体再次绷直了,严肃道:“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能这两个字,司令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很快,不愧是我钟某人带的兵,你……咳咳!”钟道玄一阵咳嗽,张英男和林凡急忙搀扶着。

林凡急忙喂钟道玄喝下药,轻抚着他的后背,咳嗽了一阵,才渐渐平息。

“这是她的资料。”钟道玄将一个档案袋交给林凡。

林凡狐疑的拿过来,打开档案袋,第一张就是关于这个钟若雪的个人信息,照片上的女子,眉目如画,脸庞精致,是个极品大美女。

翻开了不少她的生活照片,发现她是个极其高冷的人,并不是特别好接近。

“还挺漂亮。”林凡嘴角上扬,淡淡的嘀咕了一句。

听到这里,张英男眼白一翻,瞄了档案袋一眼,发现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一想到林凡竟然要和这样美丽的女人朝夕相处就心里发慌,以她对林凡的了解,和他认识三天的女孩子,基本都会被整上床的,她算是为数不多的例外。

张英男气的粉腮鼓鼓,一把夺过档案袋,柔声道:“钟老,你看林凡那个死样子,色眯眯的,你这是让他去保护人,还是把这个钟若雪送羊入虎口?”

“我觉得这种事应该交给一个英明能干的女中校去做,钟老你觉得呢?”张英男满脸期待的指了指自己道。

钟老早就看出张英男暗恋林凡,所以对她说出这番话也并不感到意外,淡淡道:“这个钟若雪是我孙女,不然,我怎么会让林凡去保护,英男啊,你也不错,但比林凡还差一点。”

闻此,张英寻思既然是钟老的孙女,林凡应该不敢乱来,这么一想立刻轻松了不少。

“没问题,既然是钟老的孙女,我自当竭尽全力去保护。”林凡保证道。

钟老欣慰的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道:“小凡啊,你被陷害的事我会调查清楚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保护小雪一辈子。”

“一辈子?”林凡咀嚼这句话片刻,知道钟老是想让自己娶了钟若雪,这样才能保护一辈子,刚回过神来,钟老已经被护士搀扶着进入医院。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极品军霸》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极品军霸》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极品军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ggteach.com/?id=1686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